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暗中打探

书名:民国谍影作者:寻青藤

    情报科的消息递送的很及时,宁志恒通知了易华安,他的命令在两个小时后传达到了木鱼的手里。

    匆忙赶回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骆兴朝,一回到办公室,就马上把崔元风和毕文祥喊了过来。

    他首先向崔元风问道:“吴世财这两天在干什么?”

    崔元风一直负责在特工总部内部发展眼线,打着日本人的旗号,靠着骆兴朝现在的身份,这项工作进行的很顺利,几乎在七十六号里有实力的干部身边,都有他收买和布置的眼线,吴世财作为行动大队长,李志群的嫡系心腹,自然更不能例外。

    而且这些天骆兴朝特意交代过,一定盯紧了吴世财的动向,所以一听到骆兴朝询问,马上就回答道:“这家伙这段时间动作很大,他把盛志元的产业都吞了下去,正在找人接手变现,盛志元的家人也都抓了起来,关在沪西的赌场里严刑拷打,好像是盛世元在中间做了手脚,隐藏了大部分资产,吴世财要把这笔钱找回来。

    还有,他的手下在四处打秋风,抓了几个沪西商人,正在敲诈勒索钱财,我看他是被这笔钱逼急了,不过他这一次的亏空可大了,要找补回来可没有那么容易。”

    骆兴朝一听赶紧问道:“知道都抓了那些商人吗?”

    “总共有三个,安峰源贸易行的汪鸿运,顺嘉百货公司的庞兴文,还有花锦乡棉纺厂的老板王昌,都是沪西有些家底的商家,现在沪西的商人们都吓得人人自危,生怕吴世财找上门去。”

    骆兴朝闻言不禁有些失望,崔元风对吴世财的监视已经很到位了,可是这里面并没有魏鸿德的名字,他再次追问道:“就只抓了这三个人?你的那个眼线常山有没有提到过魏鸿德这个名字?”

    常山就是崔元风收买的眼线,此人是吴世财身边的一个跟班,虽然算不上是亲信人员,但很多事情都瞒不住他。

    “魏鸿德?”崔元风和毕文祥相视了一眼,他们在上海工作这么些年,对这位上海有名地产大亨自然是耳熟能详。

    骆兴朝接着介绍了一下情况,低声说道:“情报科已经传来消息,租界里的地产大亨魏鸿德在前天中午被人绑架,绑匪一开口就要了三十万美元的天价,他们判断,魏鸿德很有可能落在了吴世财的手里,上峰命令我们,在明天晚上之前找到魏鸿德的具体下落,他们要准备实施营救。”

    毕文祥疑惑的问道:“魏鸿德和情报科有联系?”

    骆兴朝点了点头:“难说,情报科在上海里经营了这么长时间,租界里的关系肯定是有不少,也许和魏鸿德就有牵扯。”

    “魏鸿德可是上海滩上首屈一指的富豪,公共租界工部局的华董,有财有势,据说身后有英国领事的背景,吴世财敢对他动手,真这么无所顾忌?”

    骆兴朝说道:“他现在为了补足亏空,什么都敢干,我估计这次他损失的太大,这几个沪西商人的家底再厚,一时也拿不出这笔钱,所以选择魏鸿德这样的大富豪也是很有可能的。”

    毕文祥不禁有些咋舌:“三十万美元!吴世财这真是狮子大开口,我看他这不仅是补回亏空,还要狠狠的捞上一笔。”

    崔元风说道:“常山倒是没有提过魏鸿德,不过他算不上吴世财的亲信人员,有些事情不一定都知道,我再去找他问个清楚。”

    骆兴朝当即说道:“事不宜迟,明天晚上之前,必须要有个结果,对了,还有一个细节,魏鸿德被绑架的时候,绑匪出动了两辆轿车,最后还把魏鸿德的轿车也一起开回了市区,这是一辆纯白色的美国别克牌最新款,价值贵重,全上海也没有几辆,你也可以从这方面入手,看一看能不能找出魏鸿德的下落。”

    这可是一个重要的线索!

    崔元风赶紧点头答应道:“您放心,一个活人好藏,可是这辆轿车的特征明显,目标也大,我一定能找出来。”

    “百利修车行!”毕文祥也好像想起了什么,忍不住出声说道。

    看着其他两个人都把目光看向自己,毕文祥赶紧解释起来。

    原来近一段时间上海屡屡发生丢失轿车的案件,很多车主都向警察局报警,因为这些车主无不都是身家丰厚的富商,或者是地位显赫的政要,他们给警察局不断的施加压力,警察局被逼不过,只好下大力气仔细调查了一番,他们到底也是地头蛇,颇有一些手段,还真找到了一些线索。

    他们发现了这些轿车的丢失,就是本地的青帮人员所为,甚至都确定了一些可疑人员,都是平常溜门撬锁的行家,可这些人员还有一个特殊身份,那就是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行动人员,其实也就是吴世财的手下。

    他们还调查到,吴世财在沪西开了一间修车行,名叫百利修车行,明面上做修理汽车的生意,实际上是专门给这些赃车改头换面,磨掉引擎上面的编码,重新改装刷漆,最后送往上海周边地区出手,这种生意无本万利,获益丰厚,是吴世财捞取不义之财的另一条途径。

    尽管警察局已经调查到了一些情况,可现在在上海,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势力一家独大,尤其是吴世财一伙人胡作非为,气焰十分嚣张,可以说除了日本人控制的东部市区,其他地区的警察都不愿意得罪七十六号的人,而且现在南京伪政府的警政部部长,正是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主任李志群,所以警察局自然不敢再追究下去,这些案子便拖了下来,最后不了了之。

    可这些风声毕竟还是传了出来,吴世财的手下都是青帮弟子,这些人常年混迹市井,或多或少都有这样和那样的毛病,这样一来,保密工作就难以保证了,消息最后传到了毕文祥这里。

    开始毕文祥并没有在意,吴世财为了谋取钱财不择手段,他也是清楚的,行鼠盗狗窃之事,也是意料之中,现在听到了魏鸿德座驾的事情,这让他一下子想起了这件事。

    “这家伙倒是生财有道,真是不放过任何捞钱的机会。”骆兴朝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吴世财真不负他这个名字,一辈子为钱财而执迷,贪婪本性都渗到骨头缝里了。

    崔元风也很高兴,这样一来,他的调查就有了方向,有的放矢,会节省大量的时间,明天晚上之前找到魏鸿德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可是毕文祥还没有完,他又接着向骆兴朝汇报道:“还有一件事,公共租界总华探长查玉堂失踪了,一起失踪的还有他几名手下。

    不过查玉堂的失踪有些蹊跷,英美两国领事馆都压制住了消息,各大报刊报社也没有这方面的消息刊登,新任的总华探长也已经上任了,碰巧的是,他也是前天失踪的,正好和魏鸿德被绑架是同一天,您说,二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不会!”骆兴朝断然说道,他刚刚从易华安那里得到了确切的回信,自然知道其中的内情。

    于是他把事件的一些情况向两个助手仔细叙述了一遍,接着说道:“这一次的情况很危险,查玉堂手里确实掌握了一些秘密材料,对情报科有很大的威胁,还好我们及时查明了冯斯年的身份,情报科向菲利普斯示警,最后由情报科出手,菲利普斯配合,解决了此次危机,这件事情我们的功劳不小,上峰对我们的表现非常满意!”

    “太好了,总算一番辛苦没有白费!”崔元风和毕文祥大喜过望,他们对这件事情持续调查了两个多月,现在能够有这样一个圆满的结果,自然都是备受鼓舞,兴奋不已。

    “好了,事情都交代清楚,时间紧迫,你们各自行动吧!”

    上海法租界里的顾公馆里,季宏义坐在顾轩的下首,他对面坐的,正是魏鸿德的夫人和他的长子魏习林。

    魏鸿德年事已高,现在家中的生意大多交给长子魏习林打理,这一次父亲出了事,魏习林作为家中的长男,自然是担负起救父的责任,这两天一直在到处奔走筹集资金,今天接到了季宏义的电话,急忙赶到了顾公馆。

    魏习林刚一坐下,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季先生,还是您有办法,这么快就兑换到了这么大笔美元,真不知道如何感谢您!”

    季宏义摆了摆手,沉声说道:“魏公子客气了,魏老先生和我师父是多年的至交,他出了事,我们自然是义不容辞,钱就在这里,你清点一下!”

    说完,从脚下提起一个皮箱,放在桌案上,轻轻解开皮扣,打开了箱盖儿,推到魏氏母子的面前,说道:“魏夫人,魏公子,你们查验一下,总共十五万美元。”

    魏家人之前就已经将价值十五万美元的法币和日币汇到了季宏义名下的公司账户上,这次的货币兑换就算是顺利完成了。

    魏氏母子当然不会真的查验,魏习林直接将皮箱盖掩上,忙不迭的感激道:“太好了,早就听说季先生的声名,不仅是顾先生的得力助手,更是上海商界的翘楚,今天多蒙您的援手了,对了,不知道您这几天的调查进行的怎么样,绑匪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安全将家父送回来吗?”

    顾轩闻言,心中也是担心绑匪会不顾江湖规矩,拿了钱还要撕票,于是也出声问道:“是啊,宏义,这两天都查到了些什么?”

    季宏义当然不会多说,尽管他和宁志恒已经判断是七十六号的流氓头子吴世财所为,可是毕竟还没有经过验证,季宏义也不想让魏家人知道太多,不然自己难以插手其中。

    于是开口说道:“对方留下的线索不多,时间又太短,我没有调查到什么实质的情况,目前只能判断不是租界里的势力所为,我估计多半是市区那边的黑道势力。”

    魏习林当即点头,同意季宏义的看法,他也是精明之人,对这件事也有自己的判断,说道:“对,季先生说的不错,家父在租界经营多年,租界里的人多少都给些面子,而且他们要求交款的地点就在沪西的蓝家桥,我想应该是市区里的青帮弟子所为。”

    魏夫人借机赶紧说道:“顾先生,这一次绑匪特意要求让习林自己一个人去交款,我实在是有些不放心,沪西可是有名的‘歹土’,匪盗横行,治安情况混乱,什么样的恶徒都有,如果绑匪拿了钱不放人,甚至把习林再给扣下来,那样一来,我们魏家可就全完了。”

    顾轩一听,也觉得有些道理,如果真碰到不讲江湖道义的绑匪,所谓钱财迷人眼,这么大笔钱财轻易入手,难保不会生出得陇望蜀的心思,如果再对魏习林下手,接着勒索钱财,那魏家就是雪上加霜,再也翻不了身了。

    魏习林本人也颇为担心,他们母子这次过来,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请顾轩出手,既能够保证魏习林的安全,又能够顺利的赎出魏鸿德。

    顾轩看向季宏义,苏北帮如今虽然是他说了算,可是实际上,他手中的力量已经不及季宏义控制的帮众,而且他知道,季宏义手中有一批能打能杀的亲信弟子,这件事还是要着落在这个弟子的身上。

    他出声说道:“宏义,我看,还是你带人暗中保护魏公子去沪西交款。”

    “您放心,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季宏义见师父发了话,赶紧点头答应道。

    然后又看向了魏习林,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开口说道:“市区那边毕竟不是我们的地盘,尤其是沪西地区,确实是风险太大,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我的意思,为了安全起见,魏公子就不要出面了,我和你身形相仿,如果魏夫人和魏公子信得过我,那就由我代替魏公子去交款,你们看怎么样?”

    魏氏母子一听都是喜出望外,他们没有想到,季宏义竟然愿意亲自出马,这样一来,事情就再稳妥不过了,魏习林赶紧起身向季宏义深施了一礼:“太感谢季先生了,那一切就拜托了,不是我贪生怕死不敢去沪西,只是我只会拿笔杆子,手无缚鸡之力,真要是遇见突发情况,就只能束手待毙了。”

    顾轩看着季宏义一口答应下来,知道他素来做事稳妥,心思缜密,自然会有自己的布置,安全上倒是不用担心,于是也满意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就这么定了,季宏义,一切要多加小心,多做些安排。”

    “是,您放心!”季宏义点头答应道。

民国谍影小说的作者是寻青藤,主角是宁志恒,本站提供民国谍影在线免费阅读,如果您觉得民国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https://www.minguodieying.com 。
标题: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暗中打探地址:https://www.minguodieying.com/5870.html